德扑推荐:拿到AK不要只会3bet
< 返回
2024-06-12

3.jpg

在德州扑克中,用AK加注很常见,但AK在翻前也可以有不一样的玩法,比如平跟。

如果你是一名现场牌手,你可能已经把用AK跟注率先加注当做一种标准策略,但你可能不理解其背后的正确思维过程。如果你是一名网络牌手,这可能是一片你从未涉足的领域。

牌局案例1

我首先将给出一个牌例。尽管在这手牌中我是失败的一方,但从中得到的教训很重要。

盲注级别:$2/$5 ,前面玩家弃牌,我($1K)手持A♥Q♥在MP位加注到$25,CO位($700)跟注,大盲位($500)跟注。

翻牌($77):A♣7♠6♠

大盲位过牌,我下注$50,CO位跟注,大盲位弃牌。

这是一个标准的持续下注,我会在这个三人底池的翻牌面用强成手牌和一些诈唬牌下注。

转牌($177):2♥

我下注$115,CO位跟注。

河牌($407):6♣

我下注$235。

鉴于这种发牌,我预计自己拿着最好牌的可能性很高。如果我在这里过牌,我也不指望对手用许多更差的Ax牌下注,因为许多现场牌手薄价值下注不够多。

其次,我不确定他用破灭听牌诈唬有多频繁,或他是否经常追逐听牌。根据这些假定,最好的行动方案是为了价值而下注,而235美元是一个良好的尺度。

CO位跟注,亮出A♠K♦并拿下了这个$877的底池。

不用说,当对手在河牌圈只是跟注时,我预计大多数时候将赢下底池。

应该注意的是,如果对手翻前对我3bet,很可能我当时就放弃了AQ。因为我翻前没有获得对手的任何信息,我估计自己大多数时候在河牌圈是领先的。

如果翻前用AK平跟,不能总是在错过翻牌时放弃,理解这一点很重要。在德州扑克中拿到一对不容易,因而AK大多数时候在翻牌圈仍然是最好牌。

换句话说,AK具有良好漂浮跟注牌的资格。

牌局案例2

牌例总是能更好地说明概念,因此我们再看一个例子。

盲注级别$2/$5,不利位置玩家($700)率先加注到$25,我(筹码比对手多)在按钮位持A♠K♠跟注,其他人弃牌。

翻牌($57):9♥6♣3♠

对手下注$35,现在到我行动。

我错过了翻牌,但对手也不太可能在这个翻牌面中牌。AK在相当多的时候被认为是最好牌。

如果我希望继续玩下去,需要一个计划,因此我将探索各种有效选择:

1、加注

加注达不到多少目的。对手将放弃所有被我打败的牌,只用打败我的牌继续。因为当我加注时我无法在这个翻牌面代表许多强牌组合,对手很少会放弃好于AK的牌。

2、跟注

跟注似乎是一种有效选择。对手很可能在这个翻牌面用他的整个范围下注,而同花AK对抗他的整个范围有不错的绩效。然而,跟注分支在这里并非结束。我们需要为这手牌的剩余回合制定一个计划。

我们来分析选择飘浮跟注后,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:

对手过牌:一般而言,当对手过牌时我将下注。我的飘浮跟注计划已经成熟,我们可以指望对手在足够多的时候对这个下注弃牌,使得下注的有利可图的。

有人可能争辩说,因为我有很大几率在这个时候拿着最好牌,我可以过牌,让差牌继续玩下去。但是,这个下注旨在拒绝对手底牌的底池权益,也防止我们在河牌圈犯错。偶尔对手也会放弃像44这样的更好牌。

对手下注:如果我的牌力没有改进而对手下注,我可以弃牌。例如,转牌是J♥,然后对手下注。如果没有关于对手倾向的大量信息,我此时没有多少可以做的事情。

对手在发出一张黑桃时下注:黑桃转牌给了我一个后门同花听牌。这是一张适合半诈唬加注的完美转牌。转牌圈加注可最大化弃牌赢率。鉴于除了底池赢率外的弃牌赢率,我指望对手在足够多的时候弃牌,使得这种玩法是有利可图的。

但有一种例外情况:一张黑桃6也许不是扣动扳机的最好牌,因为它减少了我可能拿到的大量组合,因而减少了我的弃牌赢率。

对手在转牌是一张A或一张K时下注:12%的时候转牌将是一张A或K,对抗高水平的牌手我可以确认他们将利用这张牌连续下注。

当这种情况发生而我拿着AK时,应该只是跟注,允许对手继续开火。如果对手在河牌圈过牌,我可以用我的牌安全地价值下注。

用AK飘浮跟注的关键是为后续出牌和行动提前制定计划。你应该抛弃不中即放弃的心态,并找到赢得底池的额外方式。

总结

在扑克中总是使用相同的玩法可能是不正确的。我们应该通过学习和实践,才会更清楚哪种玩法对于当前场合是最理想的。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,这种多层次思维过程将使你成为了一名更难对付的牌手。




扫描二维码联系我们